新时时彩几点开售|新时时彩一星稳赚技巧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資訊廣場 > 文明評論

別讓網言網語磨平我們的表達

來源:北京日報

時間:2019-03-27

  在近日一項關于“網絡用語”的調查中,近八成受訪者都對網絡時代自己語言的日漸貧乏表達了憂慮。對于具體表現,61.9%的人覺得自己已基本不會說詩句,57.6%的人則深感復雜的修辭手法正離自己越來越遠。有人自嘲現在遇到好笑的事只會 “哈哈哈”,觸發了很多網友的共鳴。

  如果不是這么一個調查,我們或許還真沒發現,自己現實生活中的種種表達已經逐漸被網絡用語所侵蝕甚至代替。高興是“開森雞凍”,害怕是“細思恐極”,傷心是“藍瘦香菇”,玩笑開盡,就是不能完整說一句話。不知不覺間,網絡用語在豐富我們的語言,卻也在簡化我們的語言。正如有論者指出,“一個新詞語的迅速流行和人們‘不假思索’地使用,會鈍化我們的感受,讓我們產生一種惰性。”的確,當我們的語言只剩下“復制粘貼”,對生活的不同感受也勢必會被掩藏在熱熱鬧鬧的同質化表達之中。

  我們并不否認語言的迭代更新,特別是生活在這樣一個新詞語大量流行的年代,固步自封、抗拒一切不現實也不足取。但我們在積極吸納新語匯的同時,卻不能讓自己的表達方式越來越單調。表達的目的在于溝通,而溝通的真諦在于情真意切,漢語的感染力很大程度正是在于其對情感的承載。形容眼前景致,詩人會詠“天邊樹若薺,江畔洲如月”,詞人會嘆“沙上并禽池上暝,云破月來花弄影”;抒發內心情感,詩人會道“直道相思了無益,未妨惆悵是清狂”,詞人會誦“欲把相思說似誰,淺情人不知”,而如今我們更多只是拍個照片、發個視頻,順便感嘆一句“真好看”“好想你”,實在有負風月、有負真心。

  “哈哈哈式直率”表面是語言儲備的不足,深層則是思維和表達能力的下降。截至2018年底,我國網民規模為8.29億,手機網民規模達8.17億,巨大流量之下是“快消式”文化的崛起,碎閱讀、淺表達正充斥許多人的語言系統。媒介技術在進步,表達方式更為多樣化,傳播門檻也隨之降低。數張照片,幾秒視頻就能傳遞信息,一套表情包,幾個英文詞就能訴說情緒,但一段達意的文字卻往往需要字斟句酌,因而被許多人所拋棄。可文字特別是漢語表達,不正是在反復思考和打磨中,才產生了其他形式無法替代的真摯與細膩。當鍵盤代替手寫,字跡潦草、提筆忘字成為常態,可漢字之美不就存乎于一筆一劃中么?表達也是一樣,在尋求簡單、多樣的方式時,決不能放棄對傳統文化的堅守,對文字的珍視。

  生活需要便捷快速,也需要一點“匠人精神”。說句成語不是文縐縐,來句詩詞也并非裝文化,關鍵是要常常思考怎樣去表達,不要讓自己的語言邏輯在網言網語的沖擊中被磨平,空留下“說不清道不明”的遺憾。(鄭宇飛)

原文鏈接:http://bjrb.bjd.com.cn/html/2019-03/27/content_11874703.htm

(責任編輯:劉思雨)

  

  • 0
    表情-挺你
  • 0
    表情-搞笑
  • 0
    表情-傷心
  • 0
    表情-憤怒
  • 0
    表情-同情
  • 0
    表情-新奇
  • 0
    表情-無聊
  • 0
    表情-路過
新时时彩几点开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