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时时彩几点开售|新时时彩一星稳赚技巧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在線服務 > 文明網校 > 網上課堂

丑碑記

來源:北京晚報

時間:2019-03-29

圖一:倉頡廟右碑刻“三教之宗”

圖二:“未給”二字清晰可見

圖三:貪官碑

  一般刻石立碑不外乎兩個目的,一是記重大事件,二是為某人歌功。但也有例外,專門立一塊碑去記丑人、丑事,供后人深省,又資笑談。只是這種碑極少,我有幸碰到幾塊,不敢私藏。

  2003年到桂林看靈渠,這是一項與都江堰齊名的秦代水利工程,已造福中華民族兩千年,渠邊專門修有“四賢祠”,奉祀兩千年來與靈渠有關的四個功臣賢人。想不到就像中學語文課上教你認“反義詞”一樣,四賢祠的碑廊里又立有一個貪官碑(見圖三)。兩相對比,黑白分明。碑文只有一句:“浮加賦稅,冒功累民,興安知事呂德慎之紀念碑”。原來,民國五年廣西興安縣令呂德慎搜刮百姓,引起公憤,當地鄉紳帶領民眾攔轎告狀,終于免掉了他的官職,并立此碑紀以念。

  如果上面這塊碑是怒罵貪官,下面這塊則是連罵帶挖苦了。2017年過河南南樂縣,拜謁倉頡陵。倉頡為傳說中的造字圣人,全國有多處陵、廟紀念。明朝天啟年間,宰相魏廣微等四個南樂籍的大臣奉旨在倉頡陵旁修建倉頡廟。竣工時立大方碑兩通以記其盛。當時大名府知府向胤賢命南樂知縣葉庭秀負責此事。因南樂縣小無錢,知府向胤賢就號召各縣捐資,并帶頭許諾捐銀十兩,各縣知縣也許諾各捐銀五兩。葉廷秀見錢有著落,即迅速辦成了此事。碑共左右兩通,左碑的刻“三教之祖”,右碑刻“三教之宗”(見圖一),各四個大字。左碑后刻了捐款人名單并銀兩。方碑立畢,葉廷秀向各位收銀,不料知府卻賴賬分文不出。各知縣同僚礙于葉廷秀的面子只肯出一兩銀子。但方碑上的名字和捐獻銀數都已事先刻好。葉廷秀生性耿直,他發話說“你們讓我為難一時,我讓你丟人萬世。”于是他命人在知府向胤賢“捐銀十兩”之后加刻兩個字“未給”。其他知縣“捐銀五兩”后面都加刻“止給一兩”。而在自己的名字后面加刻上“足數色”三個字。就是說只有他一人在銀子的數量和成色方面都是給足了的。知府與各位縣官員只好喝下這杯苦酒。這通大方碑仍立到至今,十分完好,真的是“貪銀一時,丟人萬世”了。

  以上兩碑雖是記丑,但都是他人憤而立碑,還算正常。下面更好笑的是自己立碑自己砸,徒留笑柄。2002年,河北正定縣修公路時出土一塊巨大石碑,只碑座就有一輛小汽車大。奇怪的是,雖經千年,字跡十分清晰,這顯然是剛立不久便人為砸碎掩埋的。在盛唐之后,中國歷史上進入到動亂的五代時期,梁、唐、晉、漢、周,大約每十年就換一個小王朝。軍閥混戰,有兵就有權,人人夢想當皇帝。經考,這是晉代時駐軍河北的一個小軍閥,也準備起事奪權登基。他事先為自己刻好了一塊頌德碑,夢想如歷史上許多皇帝登基留碑一樣。這有點像袁世凱要做皇帝事先準備好了龍袍。不想事不機密,漏了消息。倉促間他慌忙毀滅罪證,自己砸碑埋石。但也沒有免禍,還是被處死了。偷雞不成蝕把米,這成了一塊野心未遂者的恥辱碑。

  以上都是已經過去了的歷史。不要以為現代人進入文明社會,已經再不干這種蠢事了。我親見的又有兩塊,而且都發生在陜北,咦!陜人如此好名乎?

  2005年我到陜北佳縣采訪。當年毛澤東轉戰陜北一年,有100天工作在佳縣,留下許多故事。你看,下面是一個官員隨便撿了一個小故事,便借機把自己的大名留在碑上了。

  碑文如下:

  九六年五月八日,我偕同仁游白云觀。

  道長介紹:四七年九九重陽,毛澤東主席由當時佳縣縣委書記張俊賢陪同,與四鄉群眾一起觀看佳縣群眾劇團演出的晉劇《反徐州》。毛主席站在戲臺前左側。道長請主席在中間就座。主席說,我個子高,把后面的老鄉擋住看不好。

  我很感動:毛澤東主席看戲都想到群眾。毛主席注定要得天下!得民心者得天下,這是一條政治規律,一切國家,一切朝代,一切政黨都無法擺脫這個規律。對縣委書記××講,在此立碑,教育后人。

  ××× 敬撰

  一九九七年九月九日

  我當時看后覺得十分好笑,半個世紀前毛澤東看戲,與你何干?你又不曾親歷此事。這碑,就是輪到那個白云觀的道長去立,也輪不到你呀?而且還“我很感動”,指示縣委書記去立碑,教育后人。生怕人不知道“我”是比縣領導還大的省級官員。怎么“教育后人”,看來只能反面教育了。當年毛澤東等在此浴血奮斗,然后過黃河到西柏坡,召開了七屆二中全會,特別通過了一個要戒驕戒躁的決議,規定少拍巴掌,少敬酒,不以個人名字命名。未想此地倒出了個反其道,生怕不能出名的人。當時我建議將此碑挪走,或覆蓋。但事涉高官,地方上不愿惹麻煩。人人都在議論皇帝的新衣,但誰也不敢上去給裸身的皇帝披上一塊遮羞布。時間一晃十年,2015年我有事又過佳縣白云觀,這塊碑還立在原地。從立碑之時算到今年已經過了22年了。看來又要像前幾塊丑碑一樣載入史冊了。

  發生在陜北的第二件丑碑之事,是在離佳縣不遠的綏德縣。時在2004年。這個縣委書記倒也能干,修橋補路,干了不少好事。但有一個毛病,每干一事畢,要立一塊碑,而且自擬碑文,文中必有自己,不知是想要記事還是頌己。群眾議論紛紛,當地報紙說不到十里路立了八塊碑,還畫了示意圖,成一丑聞。《人民日報》記者也報道了此事。當時我在夜班還配了一篇評論《碑不自立,名由人傳》。

  這只是我看到的幾塊丑碑,為人不知的一定還會有。但有一條,這幾塊碑,丑則丑唉,倒都是真實的。而那千千萬萬的歌功頌德碑中又有多少是真的呢?

  碑在人心,人心如鏡,無形之碑,更勝有形。(梁衡)

原文鏈接:http://bjwb.bjd.com.cn/html/2019-03/27/content_11874854.htm

(責任編輯:桑愛葉)

  • 0
    表情-挺你
  • 0
    表情-搞笑
  • 0
    表情-傷心
  • 0
    表情-憤怒
  • 0
    表情-同情
  • 0
    表情-新奇
  • 0
    表情-無聊
  • 0
    表情-路過
新时时彩几点开售